影像艺术
  • 著影日常:毛旭辉的图像经验

    毛旭辉用为不同的日常之物做“肖像”的方式对社会变化和个人存在进行回应。大毛给物作“肖像”,但不是画静物,而是“物语”,借用日本的“物语’”,意思就是故事和叙事。这个故事不仅仅是那些日常物什的故事,也是大毛的甚至是社会的故事。  ——高名潞《大毛物语:灵魂的造像》,2010年  日常性给了我非常真切的启示。所谓的“日常性”,就是说艺术家描绘了普遍而平凡的生活。题材来自日常生活的物品、形象和情景。对这些日常生活的描绘,渗透了艺术家非凡的敏感性和对事物及人生长时期的思考。培根、巴塞利茨、古斯顿的绘画都具有

  • 描绘生命的基本事实:爱丽丝·尼尔的绘画

     《金妮和伊丽莎白》  爱丽丝·尼尔(Alice Neel,1900~1984年)是一位独立于艺术潮流之外的美国画家,在她学习和从事艺术创作的几十年间,正值西方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风起云涌之际,但她一以贯之地坚持现实主义创作,其带有表现主义意味的具象绘画,在经历了较长时间的冷落之后,最终赢得了艺术界的认同,也为当代艺术的发展提供了另一种例证。  美国休斯敦美术博物馆现当代艺术策展人巴里·沃克将尼尔誉为“20世纪最伟大的肖像艺术家之一”。早年曾在费城女子设计学院接受专业训练的尼尔,受到老师罗伯特·亨利的强烈影响。尼尔创

  • 易英:达芬奇《抱银鼠的女子》

      “世界美术世界行”是一个进行了十二年的项目,由德国艺术与教育国际交流促进会策划组织,每年易英教授带着学生们和艺术家们去世界各地专业考察美术馆、博物馆,易老师沿途讲解。2016年的新欧洲美术专业考察之旅,刘志刚录音并整理了易老师的讲课。易老师所讲非常庞杂,每讲上万字,共计有七万多字。2017年伊比利亚半岛美术专业考察之旅,更是多达十万多字,现截取部分内容发出来,希望能陆续全部发出来。  团员骆家宗先生对易老师所讲有一个非常贴切的评价:美术中的历史,历史中的美术。  达芬奇的这幅画叫《抱银鼠的女子》(Lad

  • 当代艺术的重重迷雾与假想敌

    如果把艺术圈比如做一个花园的话,如今在这个花园中生长的是狗牙根草①、马塘、牛筋草,或者苍耳②。今天的艺术圈就像被阉割了的奴隶,被晒蔫儿的谷物植被,毫无激情与生命力。如果能看见何首乌、地黄、决明草等植物就算是身心愉悦了。长有“各色花朵和无刺玫瑰”的艺术失乐园哪里去了?  那热爱生命的天性与细腻的感受哪里去了?艺术家们都本着后现代主义理论衍生出的被片面理解的“唯我论”想当然的认为自己做什么、怎么做都是合情合理的。一种幼稚的少儿心理,就像叛逆期的青少年认为自己什么都懂,仿佛知晓了艺术创作的本质。这与刚刚

  • 写意之道:陈钧德、戴士和、洪凌油画展的启示

    陈钧德 江南沙溪水镇 70×90cm 油画 2002年戴士和 瑶王父子 80×70cm 油画 2013年洪凌 丹风 300×200cm 油画 2017年近期,中国油画界陈钧德、戴士和、洪凌不约而同先后在北京举办了个人画展。三位艺术家的展览折射出各自特立独行的艺术态度,传递出融合中西的学术深度,为当代中国写意油画的探索、实践,贡献了重要的艺术范本。  “写意”,本是中国传统绘画、传统文化的重要表述和核心意蕴。近年来,“写意油画”的风潮在国内有燎原之势,并已逐步演化为一种文化现象。在宏观层面,可以理解为国家在综合国力不断提升的背景下,人文领域

共有1页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