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史 论 >>艺术社会学 >> 西方女性主义艺术史理论及实践的发展
详细内容

西方女性主义艺术史理论及实践的发展

时间:2018-02-13     作者:梁姁【转载】

西方女性主义艺术史研究整整经历了30年,集中对传统艺术史进行新解读、新诠释,在理论与实践中取得卓越发展,并对传统的美术史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冲击与震撼,给整个艺术史领域增添了新的生命与活力。 
  【关键词】女性;女性主义;女性主义艺术史 
  女性主义艺术史从产生发展至今,在西方艺术史领域产生着越来越显著的影响,逐渐成为艺术史研究的一种新思潮。以20世纪80年代为分水岭,研究者把西方女性主义艺术史的发展分为两个阶段,即传统的女性主义艺术和后现代女性主义艺术,其主要代表人物为琳达・诺克林、葛内塞尔达・波诺克。 
  女性主义艺术史的研究挖掘了从古至今被历史遗忘的大批女性艺术家,呼吁妇女应该为构建一个两性平等的艺术体系而努力抗争,而开创美术史性别研究的先河者―琳达・诺克林,从两性差异的社会原因入手,为女性主义艺术史研究做出了巨大贡献。 
  首先,她提出女性艺术家受社会忽视、冷落的主题。1971年,她在美国杂志《艺术新闻上发表了一篇《为什么没有伟大的女性艺术家》的文章,以简洁有效的提问陈述了社会存在的普遍问题,特别是妇女问题,分析艺术史发展本身存在的局限性。纵观艺术史,成功的女性艺术家寥寥无几,女性在进行艺术创作时往往与内心自我斗争,无法像男性一样赋予激情的从事艺术。诺克林从社会对于男女两性的不平等待遇方面分析,艺术人才的培养不是个人能力自主、自由的活动,而是会受到前辈艺术家的影响,同时也受到社会的强制。 
  从艺术教育上看,诺克林考察了学院人体课中对待女性的歧视问题。女性被排斥在艺术课堂之外,只能在镜前画自画像,或者是充当男性艺术家的模特对象,可想而知,在当时的社会背景下,女性艺术家成长之路多维艰。 
  在社会的教育与鼓励方面,诺克林得出结论:一个女人要想在艺术上取得伟大成就,必须有面对社会舆论的勇气,放弃自己的爱情与婚姻,背负没有女人味的不雅名声。 
  诺克林的理论研究除了诸多论文集外,还有十余本权威论著。她强调把传统的艺术史研究的形式分析,与社会学、马克思主义哲学、图像学、现象学等方法结合起来,从而对传统艺术史进行诠释、校正。诺克林试图把美术史中被遗忘的女性艺术家挖掘出来,添加到艺术史中。她的理论研究成果使很多研究学者们受益匪浅,都试图从女性主义角度出发,对传统艺术史翻新重读。如诺玛・布罗德《德加的憎恶女人》一文,从不同的视角分析出德加质疑当时社会的虚伪礼仪、道德以及对女性的“珍爱神话”,他的绘画作品中表现的是尊重女性、敬爱女性,欣赏她们的创造力,此文改变了德加一贯被认为是轻蔑女性的说法。 
  由此可见,诺克林的女性主义艺术史理论改变了传统艺术史的研究范式,为女性主义艺术史研究理论奠定坚实的基础。 
  后现代女性主义代表人物葛内塞尔达・波诺克,她认为对女性主义艺术史的重写目的不是为了改良艺术史,而是从阶级、种族、性别和地理等方面否定传统女性主义宣扬男女平等的观念,应从整个学科领域出发,改变传统的研究模式。于1988年出版《视觉与差异:女性、女性主义与艺术史》,此书一共由7篇论文构成。其中《女性主义对艺术史的介入》一文,集中了她对于女性主义与艺术史二者之间关系的核心思想的诠释。波诺克认为:关注女性艺术家,应当把女性放到艺术史中,从整个学科领域来探讨艺术史中对于女性的偏见,要转变创造力来源于与世隔绝的美学王国这一观念。接着,波诺克以马克思主义理论视点说明艺术创造就是艺术生产,艺术的社会生产力决定艺术的社会生产关系,纠正了以往“艺术家创造图像”的谬论。她认为伟大的艺术必须具备以下两个条件:其一,艺术在阶级、种族、性别三者间的作用下所处的地位;其二,仔细分析艺术作品本身、艺术创作的方式以及作品所服务的对象。而理解这两个条件无法用一种方法论来完成,需要涉及图像学和精神分析学的理论。 
  波诺克的另一篇文章《在拉斐尔前派艺术作品中作为象征的女性形象》否认了男性应被当做主力创造者,女性处在次等位置的思想观念。波诺克在本文中指出拉斐尔前派的描绘对象――希达尔,她的历史应该从维多利亚时期伦敦女工、女教师、女模特等视角来重新叙写,而在其他文中研究者对于希达尔的理解,被认为是艺术家罗塞蒂艺术创作的灵感尤物。可见波诺克的研究改变了这些偏见,她对女性主义艺术史的研究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同时波诺克又认为女性主义艺术研究必须对抗现代主义的自律性和政治麻木,正在尝试一些研究方法把女性作为主体,而不是按照男人的标准装扮出的女性客体。波洛克的研究理论是女性主义艺术史理论中最进步的观点。她把对于艺术史的研究扩大到社会学、政治学等领域,以新的方法重新谱写文化艺术史,被视为妇女解放运动的一部分,为女性主义艺术史发展指引了新的方向。 
  90年代初期,两位女性主义研究者布罗德和盖拉德,把80年代至90年代初期的20篇论文编辑成《扩充的讨论:女性主义与艺术史》出版,此书内容广泛而丰富,历时文艺复兴时期直至现代艺术时期,研究主要集中在女性自身、男性目光、女性的社会认知、女性“本质论”、后现代主义以及女性艺术家等几个论题上。这一时期的研究比10年前女性主义艺术史研究更先进,更学术化,是对20世纪末女性主义艺术史研究的一个总结。 
  除了论文集之外,还有一些女性主义艺术的通史性质专著,1992年,惠特尼・查德威克《妇女,艺术与社会》一书分析了从中世纪至20世纪,女性如何承受社会带来的舆论压力,如何发挥自己的艺术才能,如何扭转两性的平等境遇,从而为人类艺术史的发展做出突出贡献。1997年,南西・海伦的著作《女性艺术家》介绍了从文艺复兴到20世纪的女性艺术家和女性艺术家的作品,向我们展示了女性艺术家如何在父权制社会下坚强地生存与发展,并一步步地走出性别歧视的巨大阴影,朝向两性平等的目标发展。 
  女性主义艺术史研究历时了30余年时间,在理论与实践中都有了卓越的发展,随着女性主义艺术史研究的层层深入,它必将给整个艺术史注入新的内容,增添新的活力,也在整个艺术史领域占有重要而且特别的一席之地。女性艺术史家们应该学会不断地自我反省,审时度势,不断调整自己的研究成果,做到理论与实践的日趋完善。 
  参考文献: 
  [1][美]琳达・诺克琳等著,李建群等译.失落与寻回:为什么没有伟大的女艺术家[M].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2][美]琳达・诺克琳著,游慧贞译.女性,艺术与权力[M].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 
  大学出版社,2004. 
  [3]廖雯.女性艺术―女性主义作为方式[M].吉林美术出版社,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