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争鸣
  • 北京南北艺术院与当代社会美育实践

    北京南北艺术院秉承艺术科研、艺术创作、艺术交流三位一体的建院方针,积极整合各艺术门类的学术资源,广泛联系相关领域的学术力量,努力推进中国艺术发展,为当代文化建设提供学术咨询服务。北京南北艺术院始终关注与当代社会语境相关联的一系列文化、艺术和学术问题,特别是对于维护国家文化安全、促进文化产业繁荣、倡导文化多样化发展等

  • 中国抽象艺术有“先天”的悲剧色彩

    洪耀《弹水袖》(宣纸,墨,200*200cm,2013年)  就艺术来说,抽象是一个问题。  当年我在广州美院就读艺术理论研究生,迟轲老师布置的课业之一是翻译西方艺术理论与相关文字。我其时翻译了康定斯基《回忆录》中的一段,希望通过这位抽象艺术的鼻祖的亲身经历,了解与认识抽象艺术的意义与价值。在回忆中,康定斯基生动地描述了他是如何创作出人类艺术史上第一幅的抽象画,是什么原因刺激他做出了这决定性的一步,以及应该如何解释与理解抽象艺术。  在这里,我想还是先把当年翻译的其中一段引用如下,正是在这一段里,康定斯基把他的

  • 从“套利型艺术家”到“创新型艺术家”

    文化的发展历程是不断变化与创新的,一成不变的文化终究要被历史淘汰,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发言中也强调:要推动中华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同理,艺术创作也是如此,除了对前人的艺术在继承的基础上发展外,自身的艺术形式也需要不断探索变化,但是,现实情况却是,一个画家在取得自己的一套方式和方法后,便固守不变,如某些当代艺术的代表艺术家,有评论称“一张脸傻笑十年”,不断重复,而无太大变化。这里除了画家为了确立自己的艺术形式外,可能也有市场等其他因素,那么,画家到底是要一直重复,以此来确立自己的艺术风

共有1页首页上一页1下一页尾页
返回顶部 seo seo